孩子考完也不行

我真的是个桶厨,我发誓,我一定会产23——先让我把这篇大米中心写了。

【大米中心,HPau,41亲情向】飞翔的格雷森 完

啊啊啊啊终于写完这篇了! 本来还想写其他人与大米的互动,想想拖泥带水的文笔还是坑了吧!(被打)

苟苟太太好像要翻墙了吗好难过!(大哭)太太你看我写文来孝敬你了!(虽然还是准备坑了)

拖泥带水的剧情文笔谢谢大家喜欢观看!(大哭)

前篇http://wozenmehuishuoyingwen.lofter.com/post/1d90e60c_eebc049


——————————————————————————————————————————————

表演结束了,表演者一起漂浮在空中为观众谢幕,小型烟火在狭隘的帐篷里闪耀炸裂掉落下不同颜色的细粉,表演者谢完幕后漂浮着跳着芭蕾步法出了帐篷,整个演出就没有一个人落地过。

谢幕过程中迪克一直站着大声喝彩鼓掌,结束后等观众席的人越来越少后,迪克往刚刚表演者谢幕下场的地方走去。

达米安看到迪克和那群空中杂耍员们交谈着,没说几句后刚刚所有在台上的杂技员们绽开微笑大声地与格雷森交谈,男巫师十分亲切地拍着迪克的肩膀,而有几个女巫师直接欢快地与迪克拥抱起来,就像多年未见的老朋友似的。

等热火朝天地交谈了几分钟后,迪克似乎和他们达成了什么协议,每个人都微笑着点头,不时朝着达米安的方向微笑。迪克与他们完成交谈后,兴高采烈地朝着达米安挥挥手示意他过来。

“来吧,达米安!我带你去看看一些特别的东西!”

 

 

 

“这简直太没意思了,我要回去了。”达米安现在的脸色简直比之前听说布鲁斯无法履行约定时还要难看。
迪克慌了,他真的不知道揭露这个秘密会给达米安带来那么大的影响。

 

迪克刚刚向达米安展示了杂戏团里空中飞人的秘密,表演的男女巫师们是如何做到没拿魔杖是怎么自己漂浮在空中的。

 

迪克带着达米安来到表演帐篷的后台,拉开大帐篷厚厚的布门,结果拉开布门又是一个比较小的帐篷,里面摆着一排一排带着大镜子的梳妆柜和四处自己滑动发出奇怪声响的衣架,刚刚的表演者们已经陆陆续续在卸妆收拾了,帐篷里到处飞着各种颜色的小仙子发出吵闹又听不懂的声音,滑动衣架到处蹦跶着去捡掉落在地上的衣服反而又把自己杆上的衣服又搞掉下来,后台简直乱得一团糟。

但迪克却在这一堆杂乱里行动自如仿佛在自己的房间,他挥挥手赶走缠绕在两人身边的仙子,捡起地上掉落的衣架重新放回滑动衣架上,拉着达米安走向了在角落里擦拭魔杖的几位巫师。

“你们好,我是魔法杂戏团的格雷森,这位是我的弟弟达米安。”迪克向那几位巫师友好地打招呼,他们微微点了下头,并没有对迪克的冒然问候感到突然。

迪克转身又向达米安介绍道:“达米安,这几位实力超群的巫师,是空中飞人杂技的真正秘密。”

 


“所以你为什么要告诉我?是想让我更加地羞辱这个杂耍吗?”达米安大步地走向外面,看起来真的真的很生气,还有那么一些失望。

“著名的飞翔的格雷森一家原来只是被别人在后面用漂浮咒操纵着的玩偶,空中飞人的把戏就只是一个后台巫师的漂浮咒,这简直太愚蠢了。”

 

迪克刚刚告诉达米安,空中飞人其实就是简单地被另一伙巫师在后方使用的漂浮咒而已。对,就是那么简单,一直有一队巫师在后方用漂浮咒操纵着整个表演,每一个跳跃,每一次滑翔,都由后面默默无闻的巫师创造出来。

“但是你不要小看通过漂浮咒使人漂浮起来!这可是很难做到的!而且被操控者还要在空中进行动作比如旋转走动都是很难做......”而然还没有等沉浸分享秘密快乐的迪克反应过来,达米安已经立马转头就向外面走了出去。

 

 

“达米安!等等!”迪克向后台的工作人员表示失礼离开后才慌慌张张地跑出来追达米安,而男孩面无表情地根本不搭理后方追赶的迪克,大步走路已经要走出魔法杂戏团了。

 

“达米安你等等!听我解释!”迪克终于抓住了达米安的肩膀,连忙把他转过来眼睛直视着他。而当迪克与达米安双眼相视,看到男孩那一脸阴沉时,他又突然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了。

解释什么,解释后台的几个人巫师是怎么合力操纵前台十多个演员一起飞翔的,还是解释前台的杂技员们是怎么一边被人漂浮又一边克服各种力量使自己舞动的?

他看着达米安复杂的表情,这大概是一种表达难过的表情,感觉解释什么都很奇怪,因为他没设计到现在的情况。

他刚刚是不是破灭了一个小孩子对马戏团的幻想?但是这可和他设想的不一样。
“达米安,我很抱歉。”迪克有点焦急地说道,他看着达米安的眼睛,感觉还是该说点什么,“我好像...破灭魔法杂戏团本该有的神秘感?但我以为你会想知道空中飞人背后的真正秘密,我以为你会…”

你会嘲笑,会高傲自大地羞辱这个简单到不能在简单的小把戏,然后我再出来给你展示要多强大的巫师才能一口气漂浮那么多人要多刻苦的训练才能在被控制的情况下自由行动,这些原本实力非凡的巫师是放弃了多少,才在后台默默为人们带来喜悦,而以前格雷森家族后面默默创造了无数喜悦的另一个家族又是多么的优秀,然后两个人一起开心地回家,更加地亲密。

迪克以为一切都会按照的剧本走,但他没想到,达米安竟然会失望。

他突然反应过来,连他自己都偶尔会忘了,无论如何,达米安也还是个小男孩。

迪克语调越来越低,又看着达米安不知道说什么好,但他现在看清楚了,面前的男孩是多么的难过和失望,只是因为他揭露了把戏,摸去了空中飞人带来的神秘感。


“我不得不承认前一分钟我还是对这个低贱的表演有那么一丝欣赏,但是现在格雷森,你毁了一切。”达米安狠狠地对迪克说。
迪克看着面前气鼓鼓地达米安,觉得为难但确实又很想笑,最近他发现各种情绪总能让优秀的黑巫师越来越像一个孩子。


哦不,他本来就是个孩子。


迪克觉得刚刚所有的疑惑都不复存在,自己莫名其妙地轻快了许多,既然剧本已经不对了,他就临时发挥吧。


“我很抱歉。”迪克整个人不在那么焦虑,真诚地看着达米安的眼睛说道,达米安反而被两次截然不同地道歉给搞得疑惑,不明所以地只能也看着迪克。

“我很抱歉我告诉你漂浮咒的事情,也许现在告诉你还太早了,或许说,谁都不应该被这样直接强塞答案,这可真少了许多乐趣。”

“我以为你刚刚已经为此道歉了一次了,但你其实不要误会了什么,格雷森,我只是在为自己没有猜到这么低能的把戏而有点烦恼而已。”达米安没有刚刚那么气愤了,但是他还是冷冰冰地回应大哥的道歉。

迪克笑了笑,又有些无奈看着达米安,不过他已经习惯了达米安的不直白,就像某人一样。

但是唯有一个地方是达米安独有的。

“我之前只是简单地认为像你这么成熟沉稳又的人,一定能很快接受这个把戏。毕竟你看,如果我把这个秘密告诉其他心里还是装着童心的人——比如是提米,他一定会跳着要杀了我或让我一直吐蛞蝓。”

迪克知道这样出卖自己的弟弟很不正确,但是他知道达米安特别吃这一套,达米安总藏不住自己的骄傲。

果然,迪克刚说完这番话,达米安就假装不屑地挑了挑眉多看几眼迪克,但内地里正拼命地抑制住嘴角因为恭维而绽发的自大自负的笑容,如果达米安有条尾巴,现在一定突然从扒拉着变成立直,还不停地开始摇尾巴。

当他好像意识到这句话还是有点奇怪的时候,迪克马上当机立断围住达米安的肩膀,换种表达方式:“而然我想每一个人都会因为秘密被揭示而有那么些失望不是吗,而且我都差点忘了。”

迪克从笑嘻嘻地语气突然变得温柔,“你是一个多么特别的孩子。”

 

达米安突然心情好多了,并且决定先不去纠正孩子这个字眼,但他假装不开心地推推嚷嚷让迪克和自己保持礼节性距离,然后拍拍巫师袍上根本不存在的灰尘,理了理长袍,正经地瞪着迪克。

“所以,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个秘密?”

“额...”迪克又张不了口。明明剧情终于回归了自己的设定,但是他突然又觉得张口说一些大道理有些羞耻。

 

“我...我大概只是想,把这个秘密分享给你?你知道我是一个多么藏不住秘密的人。”

达米安挑起一边的眉毛,表示怀疑。

“嗯...好吧,说实话我也不是很清楚,但我大概就是想,额,就是想。”

迪克有点不好意思地挠头,这可不是他平时的样子——假装自己是一个完美的好大哥的样子。

 

“我就是想和你分享这种感受。”迪克突然找到了舌头,“我想,我就只是想告诉你这个杂戏团的秘密,想告诉你在我们背后有一群多么无私奉献的巫师,他们是多么的好,多么的棒,你知道吗?在我们后台对我们施漂浮咒的那个巫师和我爸爸从去霍格沃兹上学就是最好的朋友,他们是多么的相信彼此,我们一家是多么的信任他们一家,而对于我而言,在被施漂浮咒下伸展胳膊又是怎么样的,你看,我只是想和你分享这一切。”
“理查德。”达米安突然叫到。

“你是不是想家了?”他疑惑地盯着眼前滔滔不绝的人。

迪克惊讶地张着嘴,他都不敢相信“想家”这两个字是从达米安嘴里说出来的。他差点又忘了,达米安是多么的特别,有时候他别捏不已,有时候又会直接表达自己的情感。

迪克闷在胸口里纠结了很久的一种焦虑,被达米安的两个字驱逐得烟消云散。

 

就是这么一个特别的小男孩,在黑巫师家族里以扭曲的三观教育着,又突然被丢进一个表达爱意跌跌撞撞的家庭。


迪克抬起头来看着达米安的眼睛,达米安却无所谓的耸耸肩,好像他平时没少嘲讽这系列感情似的,今天却突然像念咒一样顺口地脱了出来。
“你说什么?”
“我是说,你大概是想家了,想马戏团。”

迪克感觉轻松了许多,他领着达米安随便找了个空草地坐下来休息,盯着前方热闹的会场,慢慢地开口。


“是的,我大概是想家了,想念在马戏团里的一切,想念刚开始被漂浮起来的兴奋,在空中遨游的自由,想那种无忧无虑的快乐,我很想这些。”想念有父母陪伴时的快乐。
迪克对着身旁的达米安说。
“我想这一切美好的事情都能发生在你身上。”

 

“我们现在的大家庭虽然是挺多的人的,我们也爱着彼此,但是由于各种原因,大家又各自疏远。不得不说,现在的家庭情况对一个新成员挺残忍的,因为每一个人都值得从小生活在暖洋洋的家里,家里都是爱意和温馨,然后无忧无虑地长大,而不是长久的沉默。”

迪克有些难过地往着远方,达米安不打断他说话,也安静地望着天空。


“我太想让你和我们——或者我,更亲近些了。可是我今天做错了,我不应该毁了你对空中飞人的幻想,试图用真相让我们更亲近更感同身受一些。
“我很抱歉,达米安。 ”

 

迪克吐露了所有真心,紧张地等待达米安的反应,达米安还是保持刚刚的动作,安静地看着远处。

“我勉为其难地接受了你的道歉。”达米安突然从草地上坐起来,他一时半会难以接受所有的情绪,但他并不反感,但也不想马上消化完一切。

 

“然后我们现在可以去神奇动物展了吗?”达米安皱着眉头问道。

“好的,当然可以。”迪克拍拍长袍上的草屑,微笑着看着达米安跑在了前面。

 

 

“你刚刚是说能操纵空中飞人的都是能力很强大的巫师?”达米安在展里玩弄金飞侠时突然抬头问迪克,感谢梅林,这里的神奇动物虽然少,但看起来都很健康。

迪克点点头。

“嗯哼,”达米安又从上到下打量了迪克一番,露出那种独有的坏笑,说道:“幸好你不是陶德那种体型,如果对你施漂浮咒我想对于我而言还是比较简单的。”

 

迪克也笑起来。

“是呀,没准我们会是一对很好的搭档。”

“那我要给我们的组合取名叫活力双雄。而且你最好不要穿一些奇怪的紧身衣玷污了我们组合,理查德。”

 

END

 


评论(3)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