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考完也不行

我真的是个桶厨,我发誓,我一定会产23——先让我把这篇大米中心写了。

【41亲情向文】飞翔的格雷森 上(HP或者魔法私设?)

大米和大哥的亲情文,没有cp向就不打tag啦

一半哈利波特AU和一半自定义设定?都很不好意思打HP的tag了大家也可以当魔法AU看。私设多到日天,ooc日天,文笔拖泥带水。

如果你还准备继续观看真的好感激你!(被揍)

里面的私设是大米刚来韦恩家没多久,大哥被收养前的还是飞翔的格雷森一家,加上魔法色彩的那种。

————————————————————————————————————————
飞翔的格雷森

summary:格雷森带达米安去看魔法戏杂团,想告诉了他“空中飞人”的秘密来让自己黑巫师家族的残忍狠毒的小弟弟感受一种特别的感受,但他失败了一半。


“浪费光阴。”

明明是大太阳下男孩的脸色却可以和吸血鬼的惨白脸相比较。
“嘿,别这样,魔法杂戏团可是每个小男孩最爱的地方,很多人巴不得天天住在这呢。”

男孩旁边的一个帅气的青年将硬币递给一个售卖自己的大包怪味豆,拿走一个小包的怪味豆,微笑着大声地回答,语气里都是激动与欢快,与旁边脸色阴沉的小男孩形成了鲜明对比。
“你太过夸张化你的故里了,格雷森。”达米安一脸冷漠地看着神奇动物展处一个小巫师被博格特吓得哭天喊地的场景。
“我怀疑这里的管理人员在霍格沃茨三年级的时候就被赶出来了,他竟然把博格特放在一个花花绿绿还镶金边的大箱子里。”
“好啦,不要在吹毛求疵了达米安,虽然我知道你只是听到杂戏团里有神奇动物展所以才愿意来的。”迪克笑嘻嘻地对着达米安说道。


本来答应带达米安出来玩的布鲁斯突然离职让迪克感到了尴尬与无奈。刚来到韦恩庄园的布鲁斯的亲生儿子,带着奥古家族的霸道与自负还有一些狠毒的达米安,强行闯入了这个大家庭。布鲁斯虽然在逼迫自己和自己的小儿子打好关系,但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在很多时候他无意识地避开有关达米安的一切,而这些无意识的举动让达米安更受伤,然后进一步把怒气撒在自己哥哥上,尤其是靠后的那一个。
要不是迪克死缠烂打着告诉达米安魔法杂戏团有多好多好多有趣,达米安今天也只是待在庄园里要么和杰森打架要么和提姆打架。

虽然达米安从被强制接受一直到进了杂戏团大门都恶言不停,但是迪克还是注意到了达米安进来后不自觉地用好奇地眼光不停打量着杂戏团里的一切,差点就和杂戏团里其他小男孩没有什么差别。

魔法杂戏团由几个大型的帐篷组成了各种不同的专场,帐篷外面更是热闹和多种多样一点也不输帐篷里的活动。迪克给达米安买的一切零食都被达米安拒绝,但是却非常喜欢在小贩那里买的香蒲绒。迪克想让达米安尝试疯狂的扫帚,但达米安只想去神奇动物展看看就行了。


“来吧,小弟,我们先去帐篷里看一些其他表演再去神奇动物展吧。”

迪克回想了一下大部分展里标配的少得可怜又没有精神的神奇动物们,怕是被自己家的小巫师看到了会直接给展里所有的工作人员一人一个钻心咒再把所有的动物带回家,然后布鲁斯就会杀了他。

迪克把手上零食的污迹摸到自己的巫师袍上,要是被某个管家猫咪发现了他准吃不了兜走:“我们先去看一些特别的东西,我保证我们出来的第一个地方就是神奇动物展。”

 

 

迪克领着达米安来到了杂戏团中最大的帐篷里,这里马上要进行表演。

 

“啊哈,空中飞人,云上舞者,杂戏团最经典的演出。”达米安看着帐篷上的海报冷冷地念到,“你是不是巫师袍下藏着一套紧身衣等会儿到了高潮扔了长袍一起加入跳舞给我看?”达米安看到了活动海报上在空中跳来跳去的杂技员,皮笑肉不笑地洗刷着迪克。
但是迪克一点也不为所动,反而开心回复达米安:“我一直都听说他们的表演特别精彩,而杂戏团走走停停,今天终于来到了咋们家附近。”

 

“我以为你小时候看够了。”

“我小时候不是负责看的那一部分。”迪克挺了挺胸膛有点骄傲地说:“而且我没有在巫师袍下藏演出服,达米安,我今天可不是来砸场子的。”


进场后迪克很熟练地给他和达米安找了两个场位较高的地方坐下。
“这里观赏角度最好。”迪克把百味果汁和怪味豆塞到达米安手上,帐篷内开始慢慢变暗,演出开始了。

漆黑的帐篷内,一束灯光打在了舞台中央,几位穿着红色紧身衣腰上绑着长长羽毛的女孩站在灯光下。她们简单贴身的服装表示他们身上并没有做什么手脚,女孩优美地将双手高高举在空中,示意他们并没有携带魔杖。
音乐响起,女孩们优雅地跳起芭蕾舞步,一步一旋转,竟一步一步地踏入了空中。同时葱帐篷后方飞来了闪亮的仙子,他们围绕着舞者,在一次次旋转跳跃中,表演者和仙子都凌空在帐篷顶上,人群也开始欢呼起来。
“啧,所有人都知道拥有人类形态还可以自由漂浮在空中的只有媚娃和某些你知道的人*,”而热闹的人群中只有达米安对表演无动于衷,“我坚信这只是一些低能幼稚的小把戏而已,毕竟这个马戏团连个真正的蛇佬腔都没有。*”
魔法杂戏团的经典表演空中飞人,最吸引人的地方就在于空中宏大优美的舞蹈表演和表演者能在空中自由翱翔却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因为能够不借助飞天扫帚自己腾空而起的巫师少之又少*,各个杂戏团也从来没有在观众面前揭露他们的秘密,使得空中飞人一直是未解之谜,各种猜测此起彼伏。

“那像你这样的优秀的巫师觉得这次又是什么把戏呢?”

达米安没有回答,因为他还真没有想到。

迪克开心地看到达米安吃瘪,却又毫不放弃地紧紧盯着眼前的表演,看起来让人怀疑所有人都在观看一场精彩的表演而只有他一个在侦查凶杀现场。

仙子们整齐地向观众席飞来,表演者也跟随而来,他们轻快地小跳,起伏流畅,踮脚小跳,在空中自在地如同只是在不同层度的台阶一样舞蹈,一跳一收都如此和谐,动作也是如此地协调自然,他们仿佛长了翅膀般在凌空中自在地蹦跃旋转,演出进行到高潮,凭空中炸出了一个个小型的烟花。

 

 

“我真的不想去猜测黑巫师们已经绝望到只能在杂戏团打工。”达米安脸色更加阴沉了,他还是没有想出完美的解释,能让物体漂浮的方法有很多,但能让人漂浮还行动自如的比较少见了,他唯一能想到的也只是把人变成气球一样肿胀或者把耳朵变成翅膀之类的变形咒,但明显台上的舞者们并没有一点外形上的变化。

 

 

就在达米安还在紧凑眉头苦思冥想的时候,空中突然飞来一个穿着红色紧身衣的男孩,男孩身上的红色的亮片闪闪发亮,仔细看脸上还有妆容花纹,在观众席上方快速遨游着,一边还欢快地舞蹈,引起观众再一次喝彩。


“你以前在杂戏团也穿得这么花哨?”达米安嘴角抽搐了一下,尽量让语气充满明显多讽刺,“跳得也那么花哨?”
迪克听到后开始放声大笑,看着达米安笑得直不起腰,达米安只能疑惑地盯着自己发笑的大哥。

“嗯大概是...吧?但我觉得应该没你说得那么糟糕,你看看他也很棒不是吗?”迪克笑完后擦拭掉眼角笑出的生理泪水,又静静地看着上方表演的男孩。

“不过我以前的制服通常是蓝色的。”迪克突然对着达米安说,但是现在观众席太欢腾了,达米安有些听不清迪克说的话,只能不情愿地皱着眉头靠近迪克。
“我以前有一套蓝色的制服,”帐篷里的各种声音太大了,迪克只能用手环住达米安的肩膀低下头来在他耳边说话,但是达米安意外地没有拒绝,这使迪克话语间的笑容更大了,“整个衣服上全是蓝色的亮片,双袖上缝满了蓝色的大片羽毛,银色的靴子在灯光照射下闪闪发亮,脸上用蓝色的涂料画满了花纹,比这还花哨!”
迪克在达米安的耳边低语:“那是我妈妈亲手设计的一套演出服,她的那件缝上了又长又细的羽毛,在空中飞舞的时候羽毛也一起飘动。”
“她最喜欢那套服装了,每次会提前一个小时用颜料画好很久的妆容,然后再用半个小时画我脸上的花纹。”

“而我爸爸喜欢另一套红色的服装,简单轻便,可以自在地飞旋跳舞。”


达米安被环在迪克的怀里默默不语,仔细地听着所说的回忆不自觉地舒展了眉头,观看着现在帐篷顶上自由飞舞的杂耍员们,努力构建着自己哥哥所描绘的那些场景。
迪克看着怀里安静观看的小孩,心里偷笑一下,慢慢地放开了怀里的达米安。

他知道达米安有自己喜欢的方式。

 

“你... 你也可以做到那样?”达米安突然指着那些顶上自由漂浮的表演们问道,露出疑惑的表情,事实上最近达米安常常露出这种表情。

迪克点了点头,又对着达米安坏笑,达米安生气地回瞪,他明明刚刚都不纠结这个问题了。

无论哪种思考到方式都无法十全十美,但难得出席一次愚民们的活动,何不以一种愚昧的态度对待这次,就难得平庸一下。达米安心里悄悄地给自己找借口,希望自己的母亲可不要知道了自己连一个杂戏团把戏都没有猜出来,但他马上把这些想法抛在脑后,舒服地观赏着空中的表演,让炫丽的颜色和跳跃丰富自己的感官。

 

迪克很开心看着一旁渐渐迷入表演的达米安,但这并不是这次带达米安来杂戏团真正的目的。

 

tbc.

 

*:星一关于巫师不借助飞天扫帚或魔杖或魔法就会飞行的设定,我之前本来想让空中飞人的魔法设定就是不借助魔法就可以自行飞行,想让大哥像彼得潘那样欢快地乱飞=3= 但是突然想起原著里好像只有黑巫师比如伏地魔才有飞行这项技能就像蛇佬腔一样,所以还是按照原著走吧。

*:星二关于杂戏团的蛇佬腔,是因为以前看一个百科全书的东西上写着大部分斯莱特林家族的分支家族的黑巫师都有蛇佬腔,所以感觉蛇佬腔还挺常见的,就有了蛇佬腔被迫卖艺的设定2333333


评论(5)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