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考完也不行

我真的是个桶厨,我发誓,我一定会产23——先让我把这篇大米中心写了。

【乡村爱情AU】五鼠闹京东(你没有看错就是这个京东)

某一天的口误产生的脑洞,本来都要烂死在朋友圈的段子了结果自己作死答应了另一个狗子写文,大哭特哭(一个月要过去也才写了一半)

嗷人设大概还是开封奇谈的人设吧(其他我也驾驭不了)所以厚颜无耻打个开封奇谈tag=3=

乡村爱情AU!五鼠是农村人口设定!cp就标准官配鼠猫再悄悄咪咪加一个卢方大哥×白锦堂大哥吧!

京东就是卖电器那个京东


私设日天 OOC 如果你还往下拉感谢您对我这种人的容忍。



————————————————————————————————


卢方把最后一把饲料往鸡群里一撒,走了回屋,掀开门帘对屋里一伙人说:“咋们家那电风扇坏了,趁今天隔壁丁家那哥俩儿开拖机进城里买肥料,你们谁跟着去大城市里的商场买个新的回来。”

 

“那破玩意儿差不多快跟我一个岁数了,哥你们也是舍得别人。”白玉堂穿着凉拖红背心坐在小板凳上,边看电视边剥这豆子,脸也不转一下盯着电视阴阳怪气地抢话。

 

“哟,那我去让项师傅修一修,给你抱你屋里去吧,咋们买新的,你继续和这个旧的长相厮守。”蒋平也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视,抢白玉堂的话。

 

“行了你们俩别在这扯了,”卢方拿出来扫把扫白玉堂四周剥剥出来的渣扫,白玉堂诶诶诶地叫着说残渣扫他身上了。

 

“老五你这都剥的什么,掉外面的比碗里的都多——所以你们谁今天闲着,去买新的电风扇。”

白玉堂边剥豆子边往自己嘴里送:“没空。”

 

蒋平看着电视抠着腿:“我下午记账呢。”

 

韩彰躲在厨房里继续默不吭声,徐庆刚刚还嘿嘿嘿呵呵对着电视傻笑下一秒人就溜出去摸门口的大黄狗。

 

“行吧。”卢方拍拍裤腿上的灰,知道自己家这几弟兄全长一个型号的懒骨头。

 

“我自己跟着进城买东西,顺便今天晚上就不回来了。”说完往自己屋头走收拾东西。

 

刚刚一群还在装聋作哑的人听到这句话瞬间炸开了锅。

 

“什么?!”“啊?!!”“哥你不就买个电风扇吗!干嘛还城里住一晚!”“大哥你准备去哪儿玩呀!”

“我也要去我也要去!”

 

卢方心里,呵呵。

 

 

 

 

“咋们去哪里买,还是批发市场吗?”卢方下了丁家兄弟的拖拉机,一路上被抖地脚软到现在下地都站不稳了,心里想着一会儿还是坐大巴回去算了别把新机器给路上抖坏了。

 

“哥现在买家电大家都不会去批发市场啦,有专门的商场!”白玉堂到是和没事人一样跳下车,张牙舞爪地和蒋平打来打去,银色的小短发吸引了很多目光。

 

白玉堂从小就在农村长大,但父母其实都是知识分子,大学本科毕业,学农学方面工作了也来到来农村发展。

 

而且白玉堂家里一直很有钱。

 

在通讯工具都还是BB机的时候白玉堂家里已经有彩色电视,到现在村里的大洋房里24寸彩电中央空调台式平板电脑PS4一个不少,连最近几年普及电网光纤白玉堂家里都是附近几个村里第一家安装WIFI的。

 

生活环境鸡鸣犬吠绿荫环绕,家里还有电视WiFi,白玉堂从小长大的日子过得的是二十万分的惬意。

白玉堂父母在村里很被人尊敬,顺带着他也成了整个村最关注最惯着的孩子,从小到哪儿都是横着走,自小性格便是张扬跋扈,上蹿下跳,偷鸡摸狗,长大了时尚前卫,学着网络上还把自己的头发全然成银色,人长得也标致个又高,一头银发配上也是好看得不行,虽然带个草帽在地里乱窜的时候远看像个小老头。

 

玉堂读书到是一直在县城里,现在大学放暑假,他马上跑回乡下家里过神仙一样的日子,城里白玉堂比其他哥哥们更熟悉一些,他带着卢方蒋平一伙人直奔京东的实体店商场。

 

“哦——”

四鼠抬头看着面前大型商场,旁边锦毛鼠尾巴都要翘上天。

“原来现在买个电风扇都有那么气派的地方了!”徐庆激动地左看右看,活灵活现一副农民进城的标准风光。

“那是,三哥,现在买衣服有买衣服的商场,买电器有买电器的商场,以后你们四个别老往批发市场凑!里面东西不好!”

 

“哥哥们,”白玉堂振臂一呼,“咋们进!”

 

tbc


评论(10)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