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考完也不行

我真的是个桶厨,我发誓,我一定会产23——先让我把这篇大米中心写了。

【开封奇谈同人】留客。(鼠猫猫鼠无差)

心里的cp是猫鼠,结果写出来感觉猫鼠/鼠猫无差(。)

去追漫画的时候以为自己看的是偶尔主线严肃的搞笑BL漫,结果看完后发现是偶尔严肃主线的搞笑基佬漫!(这两个有什么差别吗)而且为什么后面还发刀_(:зゝ∠)_!

因为漫画没有明显的猫鼠双箭头,看得我就很欲求不满呜呜呜!自己的腿粮感觉也不好吃,大哭

但还是想为猫鼠产粮!

 

有ooc,内容和主线剧情应该没有关系。

 

———————————————————— 

 

 

都已经到中午了,展昭还躺在床上望着屋顶,翻过去翻过来,翻过去翻过来。

 

“够了!!!我老远就听到你滚床的声音了!!!”白玉堂一脚踹开展昭的房门,用手指着床上无聊到抱着被子滚过来滚过去的人大声问道:

“你到底还要赖在我岛上多久!!!!”

白玉堂声嘶力竭地指控。

 

“我是伤员。”

 

展昭竭尽全力用算是一种委屈的表情对着白玉堂,还假装咳嗽两下。

“咳咳。你看。”

而然事实是,白玉堂只看到了御猫经典的涣散无神的却又好像自带了“你不服气又怎么样”的嘲讽的眼神。

 

白玉堂一看那个眼神就来气,直接大步上去夺走了展昭的被子。

 

五虎闹事后大哥已经警告过他不要再去找展护卫的麻烦,可是就算之前的恩怨一化而结,但平日里自己看到展昭就真跟猫见到老鼠似的炸毛到不行。

 

诶,好像哪里反了,算了不管了!

 

而且最无耻的事就是!包拯都已经走了半个月,自己这个被捅了一刀的人都可以到处乱跑上房揭瓦了,这臭猫还赖在客房里打死不出门!!!

只是因为家里顿顿都拿河鱼招待他!他就赖在这不走了!!

 

白玉堂凶狠地扯着被子好像这是每个人,恶狠狠地盯着床上装病的展昭,而后者一脸疑惑的望着他。

 

“吃了解药调理了那么久病早就该好了好不好!!!!而且我才是这次伤得最重的人吧喂!”

 

“二岛主说了,”展昭继续冷漠地看着炸毛的老鼠,“调养身体,好生歇息。”

 

“你丫的就是看上了我们陷空岛的鱼了是吧?!”白玉堂黑着脸,压在展昭的身上,动手拉扯着展昭的小白脸,“岛里顿顿给你做鱼!你还没吃烦呀我都要吃吐了!”

 

“诶痛痛。”展昭那张面瘫脸终于有所动容,稍稍皱了一下眉毛叫痛起来。

“原来你这张厚脸皮还能感觉到痛...”白玉堂嘴角抽搐,但心里觉得实在有趣,没有停下手上蹂躏展昭的脸皮,反语讥讽到:“是不是拉痛你了?要不要再多养几日把脸皮给养好了再走?诶可把咋们家大恩人展少侠疼坏了,我让人抓一些小河鱼,油炸脆了给展少侠当零嘴吃好不好?”

展昭眼睛放光。

“好呀。”

“好你个大头鬼!你个臭猫!”

 

白玉堂生气到极点,但却放开了手,一言不发地只凶狠地瞪着床上的人。

算了。

白玉堂内心默默地扶额。

简直沟通无效,鸡同鸭讲,不对,鼠同猫讲!

 

白玉堂跟泄了气一样,咚地一声也倒在床上,压着了展昭的腿。

“诶痛痛痛...”

“你闭嘴!”

 

白玉堂翻了个身侧躺在床尾,和展昭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

 

“你怎么还不赶紧走?你们当官的都可以离职那么久?”

“......”

“你这次不是很着急你们包大人,想着要保护他才带伤跑来吗,咋包大人半个月前就走了,你还不回去?”

“......”

 

神TM有一句没一句。

 

“开封府里有公孙大人,”展昭突然冒了话,“不用担心。”

“......”

白玉堂看着前面的人,心里整理这情绪。

 

这就是你不回去复职的理由???

 

白玉堂白鼠问号.jpg

???

 

空气突然宁静。

 

不怕尬聊,就怕对方突然说句真诚的话的时候,你只想吐槽。

 

白玉堂心里槽无法吐,展昭到怡然自得继续望着瓦顶发呆。

“一会儿中午吃什么?”展昭突然问,语句里都是欢乐。

诶。

白玉堂心里默默叹了口气。

“三哥在深水地方给你钓了条肥鲢,应该下锅了。”

 

展昭心情大好,在床上舒舒服服伸了个懒腰,又突然坐起来,盯着床尾的白玉堂似乎在思索,缓久才张嘴:

“白兄。”

???

白玉堂心里一惊。

他想干什么,他要干什么,我日他刚刚想那么久是在想五爷我叫什么吧。

 

“白兄,”展昭对白玉堂说,“做白兄的朋友真好。”

然后下床欢跳着去吃饭。

 

白玉堂还傻趟在床上,看着展昭离开后,脸渐渐浮上红晕。

 

幸好白玉堂没有听到展昭在心里说的后一句话。

做白兄的朋友真好,天天有鱼吃。

 

短篇完。 



 

我写完这个后才想起来,五虎闹陷空岛篇后展昭很着急会去向皇上禀告陈州的事情,然后我就把开头的“五虎战后展昭留在陷空岛疗伤的日子。”给默默删掉了。


评论(2)

热度(74)

  1. 桃花灼灼孩子考完也不行 转载了此文字